关键词: 人民法制频道 政法 反腐 法制新闻 地方法制 经济与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信 >> 内容

河北肥乡:一村民的婚姻遭遇

时间:2018-11-5 14:27:32 点击:

  核心提示:我叫刘会民,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大寺上镇粉房头村人,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民,现将我被骗婚的悲惨遭遇讲述给大家,希望能引起社会关注。我的家境: 我今年31岁,属于80后的青年,生在农村,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小时候因疾病后遗症的残疾人,我的父亲还好只是腿瘸,母亲却落的生活不能自理,家庭条件差,都面临着搞对象难的...

  我叫刘会民,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大寺上镇粉房头村人,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民,现将我被骗婚的悲惨遭遇讲述给大家,希望能引起社会关注。

我的家境:

      我今年31岁,属于80后的青年,生在农村,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小时候因疾病后遗症的残疾人,我的父亲还好只是腿瘸,母亲却落的生活不能自理,家庭条件差,都面临着搞对象难的处境更是难上加难。我稍微懂事后,就帮着父亲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我十几岁后看到父亲拖着残疾的身体,又干农活,又干家务,还要照顾母亲,于是我读了几年小学就放弃读书,一块帮父亲挑家庭的担子,所幸的是我17岁就长成了男子汉,能外出打工,我的父亲总算看到家庭的希望。

我的婚姻

         2011年,我已经24岁,早已到了结婚成家的年龄,但因家庭条件差,还是没有找到对象,后经刘某某介绍说:有个女的刚离婚,年龄比我大一岁,还带一女孩,问我是否愿意?我跟父亲经过商议,觉得的我这样的家庭状况,也没啥选择的余地。我表示同意后,女方狮子大开口,要三万元彩礼钱,这在当时远远超出了一般结婚要彩礼的数倍,何况女方还是离过婚,还带有一个孩子,彩礼要的就更是“天价”了。

       我在犹豫之时,父亲劝我应允了对方提出的条件吧,咱想法找亲友借钱,无奈之下我别无选择了。于是我的父亲求亲告友借了三万块钱,准备成亲,街坊邻居知道后,有好心人给我父亲透露消息,女方人品不太好,因为借钱给你们是成亲的,提防点为好。但我父亲考虑到我的家庭条件和,还是成家心切,没引起重视,答应了这门亲事。当我家要提出结婚时,女方说先典礼随后补办结婚证吧。就这样我给了女方三万元的彩礼,与2011年给本县北相公庄村的薛某英举办了婚礼。

养尊处优的女当家

       我在父亲背了三万元债务的压力下和薛某英走到了一起,总算成家了。成家后父亲为了还请债务,拖着残疾的腿,走村串巷给人家抽厕所粪便挣钱还债,我也到了建筑工地没日没夜的打工,一个目的就是还债养家。没想到的是我每逢打一季工回家替父亲还债时,我的妻子薛某英说话了:“你挣的钱必须如数交给我,你家的外债由你父亲还,所有家庭开支都由你父亲承担。”听了她的话,我一下掉到了冰洞里,简直凉透了。

       我接受不了,但我的父亲却劝我委屈求全,自己拼命干活即还债又养家,我每年打工的血汗钱交给了妻子。我做为一个年轻人更不敢喝酒打牌下歌厅,在家的日子晚九点以后从不出门,都在家陪着我的家人,因为我又有了一个自己的儿子,但我的老婆任何农活不干,一点家务不做,更不管卧病在床的婆婆。每天看电视玩手机,成了家里的‘太上皇’。成家七八年来,从未叫我父母一声爸妈,只是算计我打工的收入,我在建筑工地只要结算工资,就必须尽快交给她,一次我在工地发工资后,因未及时交给她卡打钱就闹的不可开交。我们父子就这样选择有气往肚里咽,不敢给我老婆说家常理短。

庐山真面目

       我成家七年来,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收入,除了我必须的部分开支外其余全部交给了我的妻子,大宗大项交给她了十四万元之多,但她从不给家庭贴补花钱,我们父子认为他存着也好,将来时间长了有积蓄没到外人手里没想到我于2018年4月份要求补办结婚证时,我老婆提出必须在给她五万块钱,否则不行,我无奈去找岳父劝说,没想到他态度更加恶劣,竟说:没有五万绝对不行,我表态先筹两万以后再给,岳父火冒三丈:两万块钱,见鬼去吧!

        真没想到她们父女在我们成家之后,还是如此作为,处处都是钱,没有一点人之常情。我也只能忍气吞声,简直就是她们父女的奴隶。

团伙打手出马

         艰辛的日子一天天让我无奈地生活着,直到今年我的儿子上学了,包括我妻子带过来的闺女都到了办学籍的时候了,又赶上学校老师几次到家来催办学籍,可没有结婚证,户口都没法办,学籍更没法办,我只能再次提出要薛某英跟我去办结婚证,但她依然不答应。直到2018年7月26日,偷偷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我几次到岳父家找人都不让我见面。一次我到孩子舅舅家找人,明明听到我老婆薛某英和孩子的说笑声,但我孩子舅舅却说不在家,不让我进门找人。

         2018年8月25日傍晚,我突然接到孩子舅舅电话,叫我到东庄上村西头接孩子,我和父亲认为薛某英是不准备回来了,我们就把儿子接回来也好。晚上十点钟左右,父亲让我去他们指定地点接孩子。当我到他们指定接孩子地点,就看见孩子舅舅带着几个不认识的五个人,并没有看到孩子。见此情况,我知道情况不好,就见薛某奇往回一挥手说:弟兄们抄家伙动手。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晕了过去。当我醒了时已经到了县医院,看到父亲也受伤住了进来。我问父亲后才知道,当晚我父亲等着我接孩子的时,听到打架的声音就赶了过去。一个腿有残疾的人,哪是六个打手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人家用钢筋棍打倒在地。随后赶紧打电话报了警。半个小时后,大寺上镇派出所的警察赶到事发现场,我们父子算是逃过了一劫。

       经法医鉴定,我和母亲被打成了轻微伤。让我奇怪的是,听说打我和父亲的六人有竟也是轻伤的,还是法医鉴定的,这让我们父子很是纳闷。我们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怎么还把人家打成轻伤了呢?当时我们赤手空拳,我父亲又是残疾人,怎么能打得过,手持钢筋棍的六名暴徒呢?

        我希望我的事能引起社会关注,我妻薛某英处心积虑收刮走我家的多年积蓄然后突然反目成仇拂袖而去,并设计将我父子打伤。我呼吁社会能关注我的悲惨遭遇,警惕利用婚姻手段骗取钱财的行为。   

http://www.hbgy.org.cn/news/?8050.html

作者: 来源:华公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人民聚焦网(www.hbjc.org)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主办:《人民聚焦》编辑部 人民聚焦网 投稿邮箱:rmrblt@126.com 编辑QQ:958096884
  •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新媒体专业委员会发起单位之一 | 法律顾问:张志火 CNNIC通用注册号:20081216299913316924
  • 中央编办机关服务局事业发展中心登记编号:49092515020548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9033505号
  • 《人民聚焦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2009-2016)
  • 技术支持:人民聚焦网络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