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人民法制频道 政法 反腐 法制新闻 地方法制 经济与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民法制 >> 经济与法 >> 内容

邯郸一国企改制4年未过报名阶段

时间:2016-10-31 17:08:31 点击:

  核心提示:亟待改制的储运公司。 刘立民 摄原题:邯郸一国企改制4年未过报名阶段市商务局领导被指9个不作为邯郸产权交易中心面向社会发布储运公司整体产权转让公告,两家企业报名。商务局却将愿意多出5000万元的企业以不符合报名条件为由拒之门外,认定另一家为意向受让方,意欲零底价转让,但产权交易中心认为这样势必造成国...

亟待改制的储运公司。 刘立民 摄

 

原题:邯郸一国企改制4年未过报名阶段

      市商务局领导被指9个不作为

 

邯郸产权交易中心面向社会发布储运公司整体产权转让公告,两家企业报名。商务局却将愿意多出5000万元的企业以不符合报名条件为由拒之门外,认定另一家为意向受让方,意欲零底价转让,但产权交易中心认为这样势必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有违企业改制初衷。商务局和产权交易中心各执己见,“官司”打了4年多,至今无定论

法治周末记者 刘立民

发自河北邯郸

进入10月下旬,河北邯郸连续几天大雾弥漫、阴雨霏霏,湿冷的天气使王辉(化名)的双膝越发疼痛起来,但他每天还要坚持去一所学校打杂,以换取每月1000多元的微薄薪水。

王辉是邯郸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储运公司(以下简称储运公司)的职工,因公司业务萎缩,已经下岗多年,自1996年起,储运公司便无力再为职工缴纳养老保险,以致于去年达到60岁退休年龄的王辉办不了退休手续。

“我去社保局问过了,单位应缴和个人应缴部分,共计补缴8万元左右才能办理退休手续,可我去哪里筹措这么大一笔钱?”

患有严重的关节病,身为独子还要全部承担照顾母亲的责任。领不了退休金,王辉家的日子举步维艰,年岁越来越大,病情也日益加重,他不敢想象自己一旦失去劳动能力了会怎样。

储运公司共有员工575人,像王辉这样不能办理退休手续的不在少数,有的不惜借高利贷把企业应缴部分垫上,勉强领到退休金,却背负了沉重的债务。他们一直盼着企业能够盘活,年轻人有份工作,到龄的能顺利退休。

然而,就在4年前,储运公司大部分员工的愿望差点实现。根据邯郸市企业改革与发展领导小组会议精神,市商务局决定对储运公司整体产权转让,企业改制,基本条件为受让方必须妥善安置职工,其中土地使用权估值4982.37万元,重点用于解决企业对职工的各种拖欠和退养问题。

201272日,受邯郸市商务局委托,邯郸产权交易中心面向社会发布储运公司整体产权转让公告,出现两家企业报名竞争的可喜局面。

可是,商务局却将愿意多出5000万元的企业以不符合报名条件为由拒之门外,认定另一家为意向受让方,意欲零底价转让,但产权交易中心认为这样势必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有违企业改制的初衷。

商务局和产权交易中心各执己见,“官司”打了4年多,至今尚无定论。

 

高门槛遇见“愣头青”

 

201272日邯郸产权交易中心发布的转让公告中,这样描述企业基本状况:储运公司主营仓储、运输,有各类人员575名,其中离退休178人,救济人员14人、企业净资产为-5167.861529万元、土地面积164.18亩,评估总地价为4982.37万元。

邯郸市商务局企业处处长李平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由于储运公司资产为负五千多万元,所以转让价是零底价,如果无人竞争,报名者可以零价受让,但土地系国家划拨,受让者必须向市财政缴纳地款4982.37万元,根据安置职工需要,财政再据实下拨,收支两条线。

对于受让方,商务局提出了较为苛刻的条件,除了承接全部债权债务和接受原单位全部职工等条款外,还要求“受让方应为连续三年正常经营的物流运输企业,具有道路运输经营资质,注册资本不低于5000万元,固定资产在1亿元以上,上年度营业额在10亿元以上”,“受让方在报名时按土地价款50%缴纳2491.185万元保证金”。

据邯郸产权交易中心主任张宏涛介绍,在规定时间内,河北大宇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宇公司)转入交易中心账户2491.185万元,邯郸市世强防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强公司)转入2500万元,这两家企业均视作报名成功。

随后,产权交易中心将两家企业报名的相关情况转告商务局,2012914日,商务局回函称,经过调查核实,大宇公司符合成立年限、经营范围、注册资本和固定资产的要求,其2011年度营业额12.9亿元,符合上年度营业额10亿元以上的条件。而世强公司注册、经营范围和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的领取时间均不符合要求,经局长办公会研究,同意大宇公司作为意向受让方,世强公司退出意向受让方。

产权交易中心根据商务局的意见,函告世强公司,请他们退出意向受让方、来办理2500万元报名保证金退款手续,然而,世强公司非但不办理退款手续,反而又向交易中心账户打入3500万元,这样总数达到6000万元,超出土地评估值1000万元。

记者看到,在20129月,世强公司还向产权交易中心递交了一份材料,认为商务局领导搞内定和暗箱操作,“为杜绝国有资产流失,使国家和职工利益最大限度得到保障,储运公司土地估值不足5000万元,我们出1亿元也要竞买”。

 

纠结4年难过报名阶段

 

20161014日,法治周末记者曾到邯郸市商务局,欲采访局长王兆社,追寻储运公司改制一拖4年多、至今不能进行的原因,被企业处处长李平方挡驾。“王局长到任时间不长,他不太清楚,我是主管这项工作的。”李平方说。

记者经过网络查询,发现王兆社20138月由涉县常务副县长升任市商务局长,已经在任3年有余。

李平方表示,商务局认为大宇公司是唯一符合报名条件的受让方,确定其为意向受让方后,产权交易中心也要确认,然后报市国资委,有了我们两家意见,国资委一般也会同意,这样才能进入转让程序,但产权交易中心始终没有认定意向受让方,是造成这项工作停滞不前的原因之一。

“我不能眼看着国有资产流失吧。”张宏涛对记者说,产权交易中心多次接到储运公司职工和世强公司的投诉,反映产权转让内定、内外勾结等问题,尤其举报大宇公司201112.9亿元营业额系造假,并提供了相关证据,“我不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样是犯罪,良心上也过不去”。

记者看到,就报名资格和受让意向等问题,产权交易中心和商务局之间有过多次函来函往,但始终意见不一。

2015228日,邯郸市监察局作出监察建议书,认为产权交易中心、商务局和国资委相关人员面对问题各存己见,都未进行积极有效的协调推进,工作不积极、不主动,互相督促力度不够,致使储运公司产权转让长期搁置,建议商务局在保障职工权益、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前提下研究制定推进方案,经有关部门审核批复后,由产权交易中心加快施行。

同时,监察局还建议主管部门对张宏涛、李平方及国资委产权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进行诫勉谈话。

对于监察局的监察建议书,张宏涛基本认同。那么,邯郸市商务局又是如何应对监察建议的呢?李平方告诉记者,他们没有作出文字回复,而是直接到监察局说明情况,便没事了。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由于张宏涛的坚持,产权交易中心还摊上了官司。20163月,大宇公司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刻为其办理与储运公司产权转让合同的相关手续,并赔偿原告损失1200多万元。

邯郸市丛台区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产权交易中心收到商务局意向受让方资格审查的复函后,应当履行相关法定职责,因此,于201678日,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储运公司整体产权转让的交易履行法定职责,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接到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提出上诉。

颇具戏剧性的是,就在丛台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前后,因债务纠纷,大宇公司缴纳的2491.185万元报名保证金已经被丛台区法院两次强制执行,截至2016919日,大宇公司在产权交易中心账户上仅剩下1850元。

发生了这样重大的变化,1014日,商务局又向产权交易中心致函:鉴于大宇公司保证金仅剩下0.185万元,“为加快推进储运公司产权交易,请贵中心按照程序,依法依规对大宇公司报名资格进行审核,确认其报名资格是否有效,并复函我局”。

两家竞争,大宇公司保证金殆尽,而世强公司的2500万元保证金依然存在,最后谁成为受让方似乎已无悬念。

事实却非如此。李平方告诉记者,如果产权交易中心认为大宇公司报名资格丧失,商务局将终止储运公司本次改制程序,因为世强公司根本不具备报名条件,早已淘汰,然后再重新设定受让、报名条件,再次发布产权转让公告,进入新的改制程序。

产权交易中心在回函中并未直接答复商务局的问题,认为应当按照监察局监察建议书建议的程序去推进本项工作。

 

产权交易背后有“猫腻”?

 

储运公司位于邯郸市西南角,比较偏僻,20161013日,在公司退休干部的引领下,记者来现场察看。

储运公司院内杂草丛生,仓库、房屋等建筑物陈旧,偶尔遇见一两个人,也是这里的租户。

据公司前经理、党委书记马贵民和前副经理李靠山介绍,储运公司原有职工130多人,截至2010年,由于业务严重萎缩,仅剩下30人上班,就在这时,商务局一下子把其他5个公司的400多人并入了储运公司。“本来僧多粥少,这下连喝凉水都成问题了。”两位退休干部说。

“这5家公司原本都有自己的场所、资产,听说政府在让他们搬迁时补偿了5000多万元,但对职工均没有安置,钱也不知去向,却都弄到储运公司来参与改制,分资产。”

两位退休干部说:“公司改制是件大事,我们虽然退休了,但养老保险金都是自己垫缴的,况且子女也是储运公司职工,都盼望企业能有个好的发展。”

“大宇公司是我们的租户,原本就很熟,世强公司比较陌生,我们去工商局咨询才找到他们的联系方式。”李靠山告诉记者,商务局设定的受让条件和出高价也不卖的做法让人起了疑心,“大宇公司在面上,背后一定有管理层的人在参与和操作”,于是,从2012年起,职工们开始联名上告。

谈到设定的受让方必须是仓储、物流企业,年营业额在10亿元以上这些条件,商务局企业处处长李平方解释说,为了妥善安置职工,原职工都是看仓库、冷库的,其他工作不熟;营业额10亿元以上,表明企业业务量大,不致职工无工可做。

“无稽之谈!”对此,李靠山等储运公司老职工提出反对意见,“我们搞仓储,搞了30年穷了30年,难道还让改制后的企业继续走老路吗?并过来的400多人有几个是看仓库的?”“这是商务局提前内定、将有实力的企业挡在门槛之外的借口。”

针对大宇公司201112.9亿元的营业额,李靠山摇了摇头:“整个邯郸不可能找到业务量这么大的物流企业。”

20128月,世强公司曾经委托律师事务所对大宇公司纳税情况做调查,邯山区地税局的答复是“2011年度营业税49088.28(税率5%)”,以此反推,营业额怎么也不会达到10亿元。

20161020日,记者来到邯郸市邯山区地税局,对大宇公司2011年度纳税情况再次核对,征收科长李排山经过调取资料,发现大宇公司实际缴纳营业税额为39000多元,当时税率运输类为3%、服务仓储类为5%,若按平均数4%计算,大宇公司2011年度营业额不足100万元。

反之,若大宇公司2011年度营业额真的达到12.9亿元,那么涉嫌漏缴税款5100多万元,李科长对此事表示重视,“将调查落实”。

邯郸官方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储运公司改制长期搁浅的原因,除了涉嫌内定和利益外,还有一层因素,商务局从酝酿筹划改制方案至今已历三任局长,前两任均得到升迁或重用,现任局长既不想得罪前任,又不想沿着原来的路子走下去,所以这么推来推去,有机会一走了之。

对商务局现任领导的做法,这位人士给了9个“不”的评价,即“不过问、不调度、不研究、不协调、不担当、不尽职、不尽责、不复审、不批示”。

“希望就在眼前,我们却一等4年。”记者在邯郸采访时,见到储运公司多名退休或在职职工。他们称还不知要等多长时间,去商务局诉苦连局长的面都见不到。谁又把企业的利益、职工的利益真正放在心上?职工们很困惑。

作者: 来源:法治周末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人民聚焦网(www.hbjc.org)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主办:《人民聚焦》编辑部 人民聚焦网 投稿邮箱:rmrblt@126.com 编辑QQ:958096884
  •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新媒体专业委员会发起单位之一 | 法律顾问:张志火 CNNIC通用注册号:20081216299913316924
  • 中央编办机关服务局事业发展中心登记编号:49092515020548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9033505号
  • 《人民聚焦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2009-2016)
  • 技术支持:人民聚焦网络技术中心